有一個人

有個人說

構思書信的句子 比複雜的code還難下筆

有著baby face

卻因為漸漸成熟 說心態快變成中年男子

這個人還常常

在該浪漫的時候 仍有禮貌的徵詢著她的意思

(該說呆嗎?)

後來我知道她說

如果這樣緊握的手、這麼簡單的時光

......能讓他們都幸福

那為什麼要放開呢?

留言